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奮斗在2005 > 第二十二章 我想當大神
    06年初,網絡文學正在蓬勃的崛起。

    不過當時的網文市場還是比較亂,大小原創網站不知有多少。

    但是做為重生者,林楓知道‘起點中文’是行業龍頭,多年以后,起點仍執原創牛耳,是國內第一大原創中文小說網站,旗下作者資源雄厚。

    林楓就要成為起點的重多作者資源之一。

    他本人喜歡看小說,這一世也就有了寫作的欲望,因為這還能賺錢,能改善生活質量啊,他給自己取了個很勵志的ID叫‘我要當大神’;

    寫什么類型呢?

    好吧,林楓知道玄幻成是新時代的網文主流,當然是寫玄幻嘍。

    06年之初,網文還沒有太多的流派分出來,不象后世分那清楚,什么退婚流、廢材流、洪荒流、無敵流、爭霸流、召喚流、種田流、異世流等……

    選什么流呢?

    為了抓住讀者,先抑后揚的風格還是很給力的,先整本‘廢材流’?

    林楓看過的小說太多太多了,腦子里一閃就是一片。

    廢材+退婚+升級+無敵=林楓要寫的第一本小說《異世無敵之劍神》。

    書名很白白很夸張,一目了然,簡單直觀。

    ‘主角身負血海深仇,偏偏又是天陰絕脈,命不長久,再因父母家族被屠,幼時訂婚的女方家族逼其退婚,主角黯然接受苦逼的現實……’

    嗯,一定要壓住,再暴發……讀者看了才會找到爽點……

    林楓思如涌泉,以每小時一萬二的碼字手速,直接寫了6個多小時。

    “你發什么神經?半夜起來寫什么呢?投資企劃?”

    陳潔穿著睡裙來到客廳,看到東南角電腦桌子邊上小魂淡在埋頭寫作,近看是密密麻麻的滿篇字,看的她頭暈眼花的。

    林楓扔開鍵盤,腿微一用力,轉椅就側轉到了陳潔正面,看到她掩著胸的模樣想笑,睡裙啊,一腿白腿是遮不住的,這個好要命呀。

    陳潔手臂掩著胸是有必要的,因為睡覺她肯定不會戴罩子的,那多難受啊,臨時看到林楓在半夜寫東西,就過來瞅一眼,也不至于去戴罩。

    其實林楓早瞥見陳潔的一雙怒峙……但不敢有非份之想。他這個年紀受不了這種視覺上的沖擊,心潮澎湃是肯定的,其它的就……

    另外,陳潔身上的飄溢的幽香也實在薰得他神魂飄飄真上九霄。

    他狠狠抽了抽鼻子,嘿嘿笑著說,“真香……姐,以后我的正經工作就是這個,寫網絡小說,這個比上班什么的都強呀,每月上萬收入應該是不成問題的,等以后的大環境還要更好,一個月十幾萬也有可能……”

    “呃,你還有這才華?請問,你什么文化水平?”

    林楓臉就垮了,“姐,誰規定了寫小說要文憑的?”

    “你這不是廢話,沒文化你能寫出什么東西來?句子通順嗎?”

    “句子,勉強通順吧?還不至于牛頭不對馬嘴,我有那么差?”

    “那你跟姐說說唄,你到底什么文憑呀?”

    “姐,你是不是想叫我抽你一頓啊?不帶這么鄙視人的啊……”林楓苦笑不已,我不就是沒考上大學嗎?我怎么就不能寫小說了?

    “不是,姐就是問問你的文憑,姐怕你寫著寫著就寫不下去了,肚子里要是沒有墨水,又怎么能寫出東西啊?姐這不是關心你嘛……”

    “你分明是來鄙視我的好不好?”

    林楓一臉不憤。

    陳潔咯咯一笑,“真不鄙視,不就是沒考上大學嗎?”

    “還說不是?姐,其實,我覺得講故事,不限文化水平的……”

    “那未必,要不,姐先看看你寫的什么東西?”

    “好呀,你先看,我去放放水……”

    林楓面對這么個穿睡衣的香噴噴的大美女也實在是受不了,火大啊,他放水是假的,去降火倒是真的,再這么呆下去,他細佬就更吃苦了。

    陳潔也瞥見他的尷尬,在起身在離開時還擰他一把。

    林楓慘叫著往衛生間跑去。

    陳潔笑著坐下來,開始從頭閱讀情郎寫的這個故事。

    不過,一看還真看進去了……寫的還行啊,叫人有欲罷不能的感覺,尤其退婚那段寫的叫人狠狠攥拳,女方予主角的鄙視簡直到無以復加的程度,這時候讀者就想看到強大起來的主角,再次出現在這個女人面前,那時候不知道這個女主會是一番什么樣的感受?壓抑之后的暴后,很重要……

    不過這個鋪墊也不可能太短,然后讀到主角得了奇遇,陳潔心里就想,主角終于有了秘器,這一下可不怕某些人了,去教訓一下那個賤人……然后就是退婚的女友和他新男友一起出現在了主角面前,那個男的挑釁嘲諷主角并提出比武,結果被主角揍成了一顆豬頭,退婚女大訝……小高C爆了。

    “怎么樣?姐,寫的還行?”

    林楓不知什么時候回到了陳潔身邊,陳潔不自覺的點了點頭,仰著臉微笑,“沒看出來,你還有這才華?故事寫的蠻有吸引力呢……”

    “哈哈,下一段我準備寫主角去花樓,然后我要細致入微的描寫一下主角的……哎唷,姐,干嘛擰我啊?”

    “不許去花樓,好好寫你的故事,敢亂寫,我擰不死你……”

    “主角也有需要的嘛,姐……”

    “他有個屁的需要?爹媽親人都被仇家殺了,他還有心思去花樓?”

    “放松一下嘛……”

    林楓嘿嘿笑著,其實他有借這個說法調侃陳潔的意思。

    陳潔豈會不知他的念頭,“你在暗示我吧?是不是你有什么需求?要不要我叫玫姐來一趟?你的第一次可以‘賞’給她,我不介意的……”

    說不介意,眼里都已經殺機盈尺了,你真不介意?

    林楓一臉懵逼了,“玫姐,那個……”

    我艸,你怎么知道的?

    不過,林楓飛快的想清楚了,自己被張玫‘賣’了,或一開始就是張玫在給他挖坑,替陳潔在試探自己,又或這事就是陳潔和張玫策劃的。

    林楓冒了一頭冷汗,好險啊,差點就栽了大跟頭。

    “姐,其實,我是清白的……”

    “你只是沒有一時失足,哼,不然,你以為你能有現在的待遇?”

    “姐,你們合伙坑我呢?”

    “坑你就坑你了,既然你讓我考慮你,我不得試試你的成色?萬一是個渣男,本姐姐豈不是要成受害者?有需要也正常,自己拿個杯,去衛生間弄杯里,你能弄半杯,保證你暫時就沒什么‘需要’了……”

    林楓眼一黑,差點沒一頭栽倒。

    “姐,那個事,我純粹是受害者……”

    “哼,你敢說你沒一點點心思?沒有的話會和張玫說那些話?”

    陳潔美眸盯著林楓。

    林楓心虛的不要不要的,“我、我那就是調侃她一下……”

    能怎么解釋?越描越黑了啊。

    林楓感覺自己有崩潰的趨勢,原來想做點啥要承擔這么重的壓力啊?這還什么都沒做呢,這要真做了什么,這壓力如何扛得住?

    “調侃完她了,再糊弄我?你是不是覺得我是很好糊弄的笨蛋呀?”

    “……”林楓立即舉手投降,“姐,我不喊冤枉,我,下不為例!”

    “再有一次,有多遠就死多遠!”

    “是,我知道了!”

    “這世界上有很多坑的,你要小心哦,掉進去可遲了啊。”

    這是敲打呢,陳潔,厲害了。

    “姐,有些坑就別亂挖了,我血氣方剛的,姐,你替我考慮下。”

    “我替你考慮什么?是你自己能不能管住你細佬的事好不?”

    對于陳潔這么強勢的回擊,林楓也就蔫了。

    愛情是要彼此守護的,忠誠也是要彼此來維護的,對自己的不負責就是對另一方的不負責,林楓是重生人士,倒是想擁幾個美人兒過神仙日子,但是有可能失去更多,畢竟這個時代的女人不同于三妻四妾的時代了。

    你劈個腿試下?

    男人還好說,尤其女人一但下了八叉,那就收不回來了。

    “姐,我準備潔身自好,其實,我就是這樣一個人。”

    “你敢說你在學校里沒有過傾慕暗戀的目標。”

    “……”林楓頓時傻眼了,腦海中深藏的那道倩影突然放大出來。

    “說說看,暗戀人家多久了?”陳潔看出來了,自己猜的沒錯,這是很正常的情況,少男少女沒個暗戀對象那才不正常呢。

    林楓垂著頭,紅著臉,沒有說話,他不知該怎么說?

    陳潔靜靜盯著他,淡淡問,“女孩叫什么?”

    “蘇蘇!”

    林楓換魂落魄的說出一個名字,鬼使神差的說出這兩個字他后悔了。

    果然,陳潔臉色一變,“早點休息吧……”

    “呃,姐……”

    林楓看著陳潔離去的美麗身背,似乎有幾分蕭索、凄怨!

    至于陳潔怎么想的,他真不知道,他只知道之前和陳潔的交集可能全廢了吧?因為‘蘇蘇’兩個字,因為自己承認了自己心中有暗戀的對象。

    “……”林楓又張了張嘴,可惜的是什么聲音也沒有發出來。

    此時,陳潔也入了屬于她的臥室,門被砰一聲關上。

    門關上的一瞬間,林楓感覺好象一個時代結束了似的,他心中一疼。

    但是,他能再說什么?

    如果說陳潔這時的態度算什么?這至少也是個吃醋的反應啊。

    當然,是不是吃醋,林楓也不敢下結論。

    這時候他也沒有勇氣去和陳潔解釋什么,畢竟他們關系沒有挑明呢。

    解釋就顯得有點可笑,看看時間,零辰四點半的樣子。

    冬天了,怎么也得七點以后天才會放亮的。

    林楓苦笑一下,關了電腦,爬回了沙發,把毯子一捂,睡覺,今夜的一切,讓他措手不及,和張玫的事不算什么,但‘蘇蘇’剌激到了陳潔。

    畢竟張玫那一出戲可能是陳潔安排的,她自然不會放在心上。

    林楓心里也沒有怪怨張玫,現在他很怪自己怎么講出了‘蘇蘇’這名。

    次日,林楓見到張玫,也跟沒事人一樣,有些事不能挑明,省得尷尬。

    他倒是想見到陳潔,可惜那道門一直沒有開。

    上午,接到了老媽的電話。

    “小楓,得去一趟老宅,你大伯他們召集大家去說要分家呢。”

    “媽,我們還有什么好分的東西嗎?”

    老宅還在爺爺名下,是一處四合院,老人家沒有什么退體工薪養活,就是三個兒子出生活費的,每家五百塊,一個月1500塊也夠老人一個人生活的了,其它買藥什么的,兒子們另給,還有三個閨女,已經是出嫁的人了,但對父母也還有奉孝的義務吧,沒跟她們多要,每個女兒每月二百塊錢。

    這次分家,其實是要分老爺子名下的老宅,這幢老宅很老舊了,但是一拆遷那就是錢啊,院子還挺大的,找人給計量了一下,拆遷的話賣掉,值百多萬,這是老爺子手里捏的一張王牌,子女們能不惦記著?

    這個事也不是第一次提了,林楓老爸在世時就討論過。

    “就剩老宅了唄。”

    “哦,那我們去一趟。”
上海快三怎样能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