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軍事 > 第一重裝 > 第164章 誰是獵物
    “杰彭小崽子,快來吧!”感覺渾身熱血都被點燃的孫近原看著狂飆而來的四臺鬼切忍不住低聲呢喃。

    若是他們就這么沖過來,被埋在草叢中的四枚一捆的幾捆聚變手雷會讓他們知道什么叫不一樣的煙火。

    年輕的中尉還從未有過那一刻像現在一樣迫不及待的和幾臺曾經看似不可戰勝的杰彭第9代機甲交鋒,重新被激起的勇氣或許還不是支撐他有如此心態的原因,更多的,或許是為自己曾經的膽怯而希望去彌補吧!

    但領頭的機甲卻是機械手掌猛然一抬,三臺望見如此凄厲景象的鬼切機甲停住向前猛沖的步伐,迅速散開,遁入山谷中的密林中。

    田邊雄大尉是四臺鬼切機甲的小隊長,大尉這個古老的軍銜其實早就被現代軍制所淘汰,不過在杰彭帝國內還得以被保留,但也基本被束之高閣,能有此軍銜者寥寥無幾。那幾乎都是給予資歷不夠但上官無比看好的年輕軍人的,那幾乎就代表著未來的青云直上,對于這種極為特殊的軍銜,杰彭大本營參謀本部也是極為慎重,每年批準此軍銜的也不過十余人。

    而田邊雄,以區區24歲之齡,剛剛由杰彭帝都軍事學院第一名的成績畢業不過一年,再如何優秀根據從軍資歷也不過授上尉軍銜,卻因為宮本剛的賞識,被破格提升為大尉,或許在拉菲星之戰之后就能一步踏入校官的行列。

    雖然年輕,但僅憑沒有被唐浪掛“風鈴”這一招輕易激怒還保持著足夠的冷靜,就足以證明他為何被宮本剛看中的優秀潛質。

    “杰彭人,不傻啊!”葉小舟遠遠的望見四臺鬼切機甲在領頭機甲的帶領下保持著冷靜,并沒有盲目前沖,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正如唐浪先前所說的,裝備再強,決定戰爭勝利的依然是人,但如果杰彭人夠理智,還又操控著先進的機甲,那就很難對付了。

    “一把火不夠,那就再點一把火好了。”唐浪幽幽的聲音從通訊器中傳來。“杰彭人別看現在保持著足夠的冷靜,那是因為他們摸不清我們的虛實,畢竟我們剛剛干掉了他們一架戰機。但若是他們知道我們只有步兵呢?”

    “那他們,就會沖鋒,以他們自以為雷霆萬鈞的方式踏平敵人。”葉小舟努力保持平靜的語氣中帶著一絲極度壓抑的痛楚。“可是,對手有四臺鬼切,我們就兩桿狙擊槍,無法保證所有步兵的安全。只要有一臺沖進陣地,步兵弟兄們面對的只能是死亡。”

    “葉上尉,你足夠睿智,但你終究沒上過戰場吧!所謂勝利,都是犧牲換取來的。”唐浪的聲音傳來。“沒有犧牲,哪來的勝利?戰后的鮮花有多鮮艷,你、我、還有戰友們的生命之花就有多燦爛。”

    抬眼看看依舊潛伏在密林深處沒有行動的鬼切,葉小舟忍不住舔舔有些干燥的嘴唇:“少校,你經歷過很多次戰場?”

    “我的軍刀刀把上,刻著十個人的名字,那都是我十年從軍生涯中的小隊戰友,而那,還是白鴿在藍天上飛翔所謂的和平年代啊!”唐浪目光望著前方,喃喃回答道。

    上一次,是祖國的戰友擋在他的身前,讓他得以對敵人射出最致命的子彈,這一次,這群聯邦戰友們,行嗎?他不知道。

    葉小舟則滿臉黯然,一個小隊有多少兵力他當然知道,十年戰死十人,又不在戰時,這樣的傷亡比例絕對不會低。老兵的心里,一定很痛苦吧!

    這一次,他的戰友,又會戰死多少?

    但他同樣很清楚,步兵們必須用他們子彈和生命鑄就的防線,阻擋鬼切機甲數十秒以上,給他們兩桿狙擊槍機會,否則,所有人都會死。

    聯邦軍人們用事實給了他們回答。

    “杰彭小鬼子們,是什么讓你們停住了傲慢的腳步?”孫近原從臨時工事后面探出了頭,既然敵人在遲疑,他決定再刺激一下他們。“是因為你們媽媽的緣故嗎?”

    音量被調至最高的擴音器將孫近原的聲音足以傳至數百米外,以第9代機甲牛逼哄哄的聲吶收集系統自然是聽得到。

    “聯邦可憐蟲,就會逞口舌之快嗎?”領頭的鬼切機甲發出了聲音,聲音在電擴音器里顯得很冷酷,也很輕蔑。?“等我將你們的尸體全部吊在這里并拍成視頻傳至網絡上,你們身在聯邦的親人想必也會很愉快的吧!”

    “可惜啊!在那之前,你得先拍一拍你杰彭同僚掛樹上涼快的畫面了,為了讓他們更涼快一點兒,你看我們還幫他脫去了密不透風的戰斗服,你是不是得替他們感謝我們?”孫近原大聲回應道。

    “哈哈!”戰壕中步兵們都轟然大笑起來。

    笑聲狂妄而譏諷。

    若論起罵人,詞匯量豐富華族人能有超過一百種花樣,那里是杰彭那種詞語匱乏的國家所能比擬的。別說杰彭人,就是星空中其他所有國家綁一起,也不是華族人的對手,這一點兒,在數千年前都是被證明過的。

    田邊雄冷靜的雙眼中冒出火光。再如何優秀再如何努力保持克制,他終究不過是名24歲的年輕人,承受這種程度的侮辱對于他來說實在是有些太過艱難了。

    “排長,為什么說是因為他們媽媽的緣故?”一個聲音跟在后面起哄。

    “因為,杰彭的風俗,喊他們回家吃乃吧!”極盡諷刺的孫近原剛說完,就猛然把頭埋回戰壕,并連續滾動。

    一記離子炮轟在戰壕外沿,將戰壕炸出了一個半徑2米的大坑,若不是孫近原躲的夠快,由機械外骨骼輔助挖掘的戰壕夠深,沖擊波都能給他造成不可磨滅的傷害。

    “哈哈!杰彭雜種不裝逼了,開火!”孫近原狂笑著下達了命令。

    山腰兩側陣地上的聯邦士兵手中的輕重火力立即響做一片,熾熱的能量彈和金屬實彈如同火龍一般,猛的沖了出去,閃著耀眼的白光和紅光,交織成一片。

    地面的泥土被能量彈的沖擊波掀起老高,一棵棵大樹被打穿,木屑紛飛。飛揚的塵土、樹、木屑、硝煙、混合在一起,籠罩了整個陣地前沿。

    “杰彭雜種們,替我帶給你媽媽我最親切的問候。”響徹天際的槍聲,孫近原大笑的聲音有一種瘋狂的豪邁。

    大多數的能量彈,彈和激光束都準確的命了四臺鬼切機甲所在的方位,可是他們除了原地高速挪移躲避了幾發夾雜其中的反裝甲金屬實彈以外,幾乎動都不動,如同面臨一群螞蟻進攻的大象。

    鬼切機甲的戰斗紀律很嚴明,他們在等待,等待首領的命令。

    “根據金屬探測雷達反應,沒有發現機甲,僅有步兵!”一名鬼切機甲在通訊器中匯報。

    “殺光!”田邊雄冷冷地吐出了兩個字,聲音在激烈的槍聲,如同一條冰冷的毒蛇。

    四臺鬼切機甲立即動了起來,他們不發一炮一彈,就這么直接沖過了硝煙和炮火,撲向聯邦陣地。幾十米的距離轉瞬即至,聯邦陣地兩側的交叉火力點拼命的壓制,可是,鬼切機甲太快了,在飛揚的塵土,他們幾乎就是一團光,若隱若現,聯邦士兵們剛剛瞄準,眼前一花,就已經失去了對方的蹤跡。

    相對于先前瞬間擊毀杰彭戰機的兇猛火力,聯邦士兵傾力射出的子彈和離子光束一點兒都沒減少,甚至還夾雜著反裝甲單兵炮,可面對著有備而來以極高速機動前進的鬼切機甲,曾經洶涌澎湃的火力卻在這一刻顯得如此薄弱。

    如果增加一倍的話,或許還能讓幾臺已經沖進300米范圍內的鬼切機甲顧忌一下吧!

    “1號目標,開火!”唐浪操控著唐武士猛然扣動了手中的扳機。

    正在向著左前方狂飆的一臺鬼切的頭部猛然遭受重擊,踉蹌兩步,頭顱轉向唐浪所在方位,丑陋的機甲復眼藍光閃爍。

    顯然,鬼切機甲無比驚訝,竟然還藏有機甲在他們的探測范圍之外。而且,還是狙擊型機甲。

    葉小舟的打擊也隨之而來,只是,他的槍法顯然是不如唐浪那般精準,隨著鬼切機甲的腳步移動,他勢在必得的那一槍并沒有命中機甲頭顱,而是射中了肩胛部。

    鬼切機甲再退,唐浪一槍再度來臨,再次命中頭部,劇烈的震顫讓鬼切機甲終于產生恐慌。五級裝甲不是萬能的,若被這樣的高手連續狙擊命中同一區域,他一樣會完蛋。

    而另一名機甲狙擊手雖然沒有那么可怕,但他的狙擊彈同樣會使機甲受創。

    但由于平衡儀遭受劇烈震蕩的緣故,鬼切機甲的靈活度遠不如先前,想再憑借高速規避打擊已經成為奢望。鬼切機甲中的機甲師戰斗經驗無比豐富,一面向同伴求援,一面就地臥倒減少打擊面的同時,用翻滾的方式躲避。

    田邊雄也注意到了左前方機甲的窘狀,眼光陰冷的同時斷然下令:“田中和我攻擊遠方目標掩護渡邊,石田繼續攻擊敵步兵陣地。”

    “躲在1公里外避開金屬探測雷達,以步兵阻擋對手,再利用兩桿狙擊槍一一干掉對手,主意打得不錯。”杰彭大尉喃喃自語著向遠方射出離子炮,目光閃動著殘忍。“可你以為,光靠一幫步兵,就能擋得住我軍前進的步伐嗎?而你們,又能在離子炮的轟擊中,還能保持住你們的射擊精度嗎?”

    杰彭大尉不屑的提問,戰場給了他最準確的回答。
上海快三怎样能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