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魔法 > 灰燼之燃 > 第四百五十章:進入
    七階鎮魂符落定,那神像體內,發乎轟鳴之聲,就仿佛有一頭巨獸在內部左沖右突想要出來。

    羅煙皺眉,這情形詭異。

    要么徹底被鎮壓,要么符箓被突破,現在是這神像內部,有什么東西沒被鎮壓,可是有沒法脫離神像。

    管它呢,羅煙想了想,對楚城道:“可有什么辦法,滅殺神像內的東西?”

    楚城看著神像,搖搖頭道:“神像的表面,防御力量太強,可也是阻隔內部東西出來的囚籠。這玩意不用殺,回頭一起帶走就好了,青城研究一下,能制造出更好的戰甲。”

    羅煙道:“這樣活著的封印物,還是沒被降服的,幾乎不可能傳送。不像是寄生之神已經死了,僅僅是對抗祂法則的力量。”

    “那就用船運回去,這東西不過二十幾米長,戰艦都能運輸,更別提那些運輸艦了。”

    “后面怎么走?”羅煙沒繼續話題,她指著神像兩側,左右各有通道,有可能是去往不同的空間,也有可能是又匯合在一起。

    “這邊。”楚城指著左手邊,讓羅煙靠后,他自己一馬當先,轉過神像。

    轉過身之后,楚城毫無預兆地放出兩百四十四個萬蝕球,這萬蝕球封鎖住他面前所有的去路,迎面一頭渾身腐爛的亡靈撲上來,撞在萬蝕球上。

    萬蝕球就像是一張大網,向內猛地收攏,所有萬蝕球,全部鉆進那亡靈體內。

    楚城自己則是一個普通的劍閃,避過亡靈的撲擊。

    萬蝕球在五階魔法里算是弱的,可那是指單獨一個萬蝕球,再綜合它的速度而言。可兩百多萬蝕球全部進入身體,就是六階亡靈也受不了。

    這亡靈直接被侵蝕得千瘡百孔,腐爛的血肉之軀散落了一地。

    楚城彈出一滴一階的黎明之淚,覆蓋住碎掉的尸體,那尸體上散發出紫紅色的煙霧,卻是連靈魂都能侵蝕的劇毒。

    兩個人在神像的后面看到,地上血肉模糊的,幾乎沒法下腳。

    這個亡靈被擊殺,凈化,但是后面的門外,又有一頭腐爛的亡靈出現。外面雖然沒有光線,但是楚城的黎明之淚還在燃燒,什么都看得清清楚楚。

    這座大殿的后面,是一個庭院,有房屋環繞。

    庭院的四角,有四棵古樹,這四棵古樹的樹干扭曲,紋路里有一張張人臉浮現。樹冠上方的枝葉看起來像是枯萎狀態,可地上沒有一片樹葉掉落。四棵古樹的樹冠勾結在一起,形成了傘蓋一般的穹頂。

    庭院的地面上,全被腐爛的血肉覆蓋,腐爛的血肉之中,還有一個個亡靈掙扎著站起,大部分都掙扎了一會兒,又重新跌倒,化為血肉狀態。

    “還能再惡心一點兒嗎?”羅煙提劍吐槽。

    這場面,真是沒誰了。

    “這是血肉之井,我們過不去的。”楚城畢竟是亡靈法師,灰燼之書里,有著比較多的知識,至少冥界的很多事情都有記載。那九階亡靈法師雖然不肯信仰冥神,但是不等于知識匱乏。

    很多亡靈法師冒險作死,竊取冥神的力量。

    這個九階亡靈法師也不能例外,他研究冥界的東西還是比較多的,所以楚城認識血肉之井,也深知這血肉之井的威力。

    “那你選這邊?”

    楚城指了指環繞庭院的走廊,道:“咱們不必直接穿過去啊。”

    羅煙無語,跟著楚城,貼著庭院的回廊,走向后面。楚城走的速度不快,他在觀察那四棵古樹,確定四棵古樹沒有任何動靜,干脆把一顆寄生蟲卵丟在庭院之中。

    原本他想要把寄生之神打造成第六個亡靈來著,現在寄生之神被百鬼夜行衣吸收,成為了百鬼夜行衣的骨架,那第六個亡靈,也只能自己另行打造了。這種事情,要看運氣,楚城現在覺得,自己主動去索取,未必會有好的結果。

    當初他想要設計個多功能亡靈,施法強大,結果造出了飛顱。

    飛顱可能是他手里亡靈最廢物的一個,如果不是初期戰斗力還可以,培養出了感情,他寧可拆掉這混賬家伙。

    亡靈翼龍雖然不怎么出場,然而平時飛在天上,讓人無比的安心。

    亡靈翼龍的飛行速度,堪比六階劍修,飛行的時間長度也遠比人類高,還是在騎乘兩個人的情況下。

    而且亡靈翼龍,本質上是施法者,能和楚城學習魔法。

    等楚城六階的時候,會著重培養亡靈翼龍的施法能力,現在全力改造的是亡靈翼龍的身體強度,讓他有進階的方向。

    至于巨猿行者,原本就是一個異界神靈改造而成,九階都不是上限。

    哪怕這神靈還沒九階,但是可能性是無限高的。

    楚白的戰斗力不高,可是隱匿能力強悍無比,在現在的境界,就有可能躲過神靈的窺視,本身又有儲存物品的能力,還有類似傳送門的功能。

    等楚白提升上去之后,這個傳送能力,會變得更加實用。

    灰燼王座號就不用說了,雖然無法收入亡靈空間,還占據了個空間位置,但是灰燼王座號已經成了荊棘領的科研中心,有個超大型的魔能生物光腦。在戰斗方面,灰燼王座號在水中也是個強悍的存在。

    雖然上不了陸地,但是附屬的那些深潛船,本身就是小型生產車間,能夠提供更多的瘟疫生物。

    唯有飛顱,楚城都不知道讓他干嘛了。

    對了,虐菜最棒。

    飛顱的等級壓制,幾乎沒有失效的可能,飛顱的嘲諷,就是神靈也受不了。飛顱的詛咒能力,楚城自己都害怕。

    飛顱是楚城最早投入感情,擁有最大期待的亡靈。

    后來的那些,都是隨遇而安。

    這和養孩子一樣,你投入無數資源,可能人家就不想學習,輟學去玩行為藝術,到處流浪呢。

    寄生蟲卵丟進去之后,沒有被血肉之井同化,果然開始吸收那些血肉的能量,試圖孵化出來。

    楚城也沒指望它能多成功,這蟲卵他手頭不多,都是從寄生之神身體里取出的,大部分給了青城,青城只給了他一百多顆研究。

    “這四棵樹?”羅煙小聲詢問。她不喜歡這陰森的世界,渾身上下都不舒服。四棵古樹給她的感覺異常危險,就仿佛面對老師給她準備的試煉妖魔。

    “植物狀態的亡靈,很罕見,我不知道是投影還是真實的,不過咱們別惹它就好。”

    “它不會擴張嗎?”

    “會,但是在這個宮殿里,它是陣法的一部分。”

    “血肉之井的什么?”

    “回收單位,冥界神靈搞出來的玩意,會把回收來的亡靈或者血肉生命提純。”

    “方才那個亡靈?”

    “陣法時間太久了,不是很穩定,跑出去一個而已。真不是為了攻擊我們,我選擇這條路是因為更安全。”

    楚城說著,加快速度,來到后面的大殿門外。

    血肉之井隔開庭院,實際上從對面是看不到這座大殿內部的。兩個人轉到門前的時候,才看到這座大殿內的情景。

    這座大殿里,正在舉行一場宴會。

    長長的桌子兩側,坐滿了衣著華麗的亡靈,什么品種都有,為首的位置上,是一個穿著錦袍,頭戴王冠的骷髏。

    正對著大門是個舞池,有尸姬在跳舞。

    如果不是有尸姬跳著跳著就去撿滾落在地的眼球,場面還算挺華麗挺唯美的。

    忽然有清脆的聲音響起,不知道是敲擊的什么發出來的,場面一時安靜,從另外一側的小門里,有骷髏搭著一個巨大的盤子出來,盤子上躺著一個人,身上被餐具切割得血肉模糊不可直視。

    楚城低聲道:“你看到的是誰?”

    “是你。”

    “我看到的是你。”楚城微笑。

    這很不錯,雖然說兩個人都受到了未知力量的影響,產生了幻覺,不過至少說明了,兩個人在對方心中還是有地位的。

    這種幻覺,讓你看到的東西,只是你最在意的。

    “怎么辦?”羅煙毫無經驗,只能問楚城。這宮殿里,處處透著詭異。

    “看到那個戴王冠的骷髏了沒有?”

    “看到了,很強,可能超過六階了。”

    “他的王座后面,隱藏了至少五百個亡靈精銳。你要是去殺他,反而會被圍攻。”楚城說話間,那些骷髏已經把盤子端在桌子上,用餐具給大家分食。

    “我們要是不理呢?”

    “很快他們就會發現我們,所以還是主動點吧。”楚城說著,邁步走入了大殿,直接無視了這些亡靈的存在,向著側面的門走過去。

    果然,這些宴飲中的亡靈,沒有人看他們兩個,都自顧自地分食剛剛上的硬菜。

    羅煙跟著楚城穿過大殿,心中不解,問:“為什么?”

    “這是我幻想出來的。真正的危險,是那王座后面的巨大鏡子,只要你怕什么,就會出現什么。如果我不知道血肉之井后面是什么的話,看到門后的鏡子,恐怕真的會出現我們無法對抗的存在。”

    羅煙這次真的是不明白,問:“你的幻想,我也打破不了?”

    楚城不知道怎么說,因為他幻想的東西,是真實存在的,比如光明神。
上海快三怎样能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