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修真 > 大數據修仙 > 第一千五百章 合理的戰術(一更賀萌主靈狐)
    使用符寶攻擊的,當然不會是傀儡獸,還是陰魂大佬發出的指令。

    現在那個裝著陰魂石的靈獸袋,就藏在白狐的胸口,不過它厚厚的毛發,遮住了靈獸袋,也遮住了那個粉色的香囊。

    經過上次的戰斗,大佬也不愿意被馮君持有,一來不安全,二來也不利于馮君施展。

    陰魂大佬的耐心和戰斗經驗,一點都不比寒魄真人差,寒魄在等機會,它又何嘗不是?

    一擊命中之后,白狐拍開了寒魄的攻擊,向靈冰真人沖了過去。

    寒魄真人見狀,真是睚眥欲裂,然而非常無奈的是,破禁符只能本人使用,不能對他人。

    他剛要沖上前去,就感覺到不遠處有一絲空間波動。

    人影剛剛現身,他就認出了這個可惡的家伙,不是別人正是馮君!

    他想也不想,抖手就是一道冰封術,威力奇大無比,雖然他并不清楚,馮君身上還有沒有定身符寶,但是他非常明白,擒住了做為主人的馮君,妖獸的威脅也就不再是威脅了。

    一邊發出冰封術,他一邊擋住了馮君沖往靈冰的方向——以白狐的攻擊力,一時半會兒未必能擊破靈冰的防御,但是馮君的攻擊力太詭異了,居然能瞬殺寶物無數的楊志鯤。

    這一道冰封術,是寒魄醞釀很久的,范圍奇大,籠罩了數十里方圓,果然建功。

    然后他就看到了被冰封的物體——居然……是那只白狐?

    他瞬間就明白了馮君的打算,“移形換影符?”

    移形換影符也是比較罕見的符箓,主要是這符箓制作不易,作用又有些雞肋,所以供需都不旺盛,不過有一個門派比較喜歡用,那就是赤鳳派。

    如何能體現姊妹情深?幫忙打架是一項基本操作,你打不過?沒事,換我來!

    戰斗緊張退不出來怎么辦?好說,用移形換影符呀。

    在十方臺坊市附近的戰斗中,赤鳳派太上夏霓裳就是使用移形換影符,跟孤月真人聯手,驚走了大夢執掌,然后反殺了千山真人。

    當然,之所以能有這種成績,主要因為這是夏太上和孤月真人討論出的一種戰術。

    如果不是預先定下的戰術,先別說兩人的配合能不能那么默契,只說移形換影符是兩張一套,孤月不在身上帶上副符的話,夏霓裳的點子再驚艷,也玩不出這么一手來。

    這一仗贏得極為漂亮,回了白礫灘之后,說起此戰經過,夏太上也挺得意自己的設計,所以馮君也就知道了。

    知道此事之后,馮君去找曲澗磊購買這符箓,結果筱萌真人直接送了他兩套。

    此刻他將白狐替換過來,自己去了哪里?當然是面對著靈冰真人。

    馮君此前并不在現場,人在三百里外的斂息陣里,通過高空的無人機,觀察著此處的動向,等他發現靈冰真人被定住之后,直接通過預設的“足跡”挪移了過來。

    真人的戰場通常都是很大的,變化也極多,馮君在預設戰場的時候,不可能將足跡定位到最合適的地點,不過,大差不差也就夠了。

    他希望自己的到來,能吸引對方的注意力,畢竟在瞬息萬變的戰場上,很多反應都已經成了一種本能,果不其然,寒魄真人見到是他,毫不猶豫地撲了過來。

    接下來的事情,就順理成章了,寒魄發現自己被算計之后,想也不想,轉身就沖著馮君撲了過去——他感覺靈冰危險了!

    然而,就在他轉身的瞬間,馮君已經撲到了靈冰真人身前,探手一抓,然后兩個人消失得無影無蹤。

    “混蛋!”寒魄睚眥欲裂地大喊一聲,他已經失去了對靈冰真人的感應——應該是隕落了。

    兩個字才喊出口,他的身后“砰”地一聲大響,卻是白狐崩裂了厚厚的玄冰,走了出來。

    完蛋……寒魄心里泛起一絲苦澀來,其實封住白狐也不是什么錯事,畢竟這妖獸才是馮君最強的戰力,姓馮的本人哪里敢硬接他一記攻擊?

    所以他剛才最好的選擇,應該是在發現冰封了白狐之后,果斷地繼續對白狐下手,多冰封幾次,再使用遲滯符之類的,鎮押住對方,再嘗試能不能拘禁或者殺死它。

    而他卻是心疼靈冰真人,轉移了注意力,這一下顧此失彼,徹底失去了制勝的可能。

    這種失誤,不應該出現在他這個老金丹身上,但是說實話,他已經有幾百年沒有見過自家金丹在面前隕落的情景了,今天看到月梧身死道消,他心里已經是非常不平衡了。

    等他發現靈冰也可能死亡,倉促之間方寸大亂,也是可以理解的。

    不過終究是積年的金丹,雖然出現了疏忽,但是下一刻,他收攝心神,連續三張遲滯符打了出去——這符箓也是他得自十方臺的。

    金丹級的遲滯符,有一張算一張,都是極為難得的,他一下打出去三張,也是豁出去了——不能遲滯你的話,算我栽了!

    他早就想用遲滯符了,但是剛才靈冰真人到處亂竄,白狐也跟著他亂竄,以至于他想發出遲滯符,都不能準確地把握方向。

    而且他非常擔心,遲滯范圍里出現亂竄的靈冰真人——那就是災難了。

    到了現在,他不用擔心誤傷友軍了,出手就再不猶豫。

    白狐剛從冰封里出來,一時間有點反應遲鈍,居然生生地受了兩張遲滯符——這兩張遲滯符并不是持續打擊的意思,但是兩張符發出,要封鎖角度,它好死不死地正在疊加區域。

    遲滯符有疊加效果,但不是一加一等于二或者大于二,而是一加一差不多等于一點五。

    見到白狐中招,寒魄真人抬手又打出兩張遲滯符,這疊加效果越發不堪,但是四個一相加,效果也超過了一點八。

    白狐的肉身是結實,也非常扛揍,但是這種情況下,它的身體也變得緩慢了許多。

    寒魄真人一拍儲物袋,取出一件形似斧頭的寶物來,此物名喚斬山鉞,一擊可以斬斷方圓千里的大山,將整個山削平。

    不過此物也有弱點,就是激發的時間有點長——畢竟這么大的威力,沒有一個醞釀的經過,也比較不科學。

    所以這玩意兒用在戰斗中,也就是個雞肋,上一次寒魄真人根本沒機會使用。

    當然,要說完全沒機會也不對,但終究是太過勉強了,他是要活捉馮君的,但是馮君太靈活了,根本抓不住,倒是有可能把岳青砍為兩截,然而……為什么要砍岳青呢?

    而且,把岳青砍為兩段,也只是一種可能而已,真以為人家沒底牌嗎?

    這一次,他是真的打算斬妖獸了。

    不過,就在他蓄力的一剎那,他感覺到了馮君的存在,那家伙居然跑到了二百多里之外。

    至于靈冰真人的氣息,他是真沒感覺到,估計……就是那樣了吧?

    要說他心里不恨,那是假的,但是他不想再顧此失彼了,于是斬山鉞慢慢變大,到最后刃口膨脹到十余丈大小,然后主動轉了起來,轉得越來越快。

    到最后,斬山鉞轉成一個直徑十余丈的圓盤,對著白狐狠狠地斬了下去。

    那種感覺,有點砂輪機切割角鐵的既視感。

    “唳~”白狐一聲凄慘的長叫,只聽叫聲,就知道它承受了多大的痛苦,緊接著血花四濺。

    若是見識過它打開皮毛的人,比如說曲澗磊什么的,肯定知道這玩意兒根本就是傀儡獸,連血液都沒有,此刻的表現,有大概率是在演戲。

    但是寒魄真人看得卻是眼睛一亮,“咦,有戲?給我死來!”

    他加大了對斬山鉞的靈氣輸出。

    不過白狐明顯也是非常不爽這種感覺,就在慘叫聲中,它的“狐軀一震”,身形猛地從十幾丈高,長到了二十多丈高。

    因為身形變大,斬山鉞對它造成的傷口,也變大了一下。

    可以清楚地看到,它的右肩被斬山鉞切了進去,斜斜地切入了大半個胸腔,鮮血四濺,偶爾還能看到一些肉體碎片的崩出,都是那種莫名其妙的肉塊,一副“命不久矣”的樣子。

    但是隨著它的身形變大,傷口的恢復速度明顯地提升了,現在的斬山鉞,已經有點斬不下去了,甚至可能是在退縮。

    寒魄真人卻是舍不得放棄,要知道,斬山鉞也是有使用壽命的,一共七次使用機會——太強大的寶物,不可能無限制地被使用,這不符合天道。

    寒魄的斬山鉞得自于師尊,在他得到此物之后,此物就只剩下四次使用機會了,此前他還用過一次,加上這一次,就只剩下兩次使用機會了。

    所以他一邊加大靈氣輸出,一邊卻是加強了對白狐的攻擊,根本不去考慮馮君的問題。

    這個時候分心就是死,可是他想活,還想翻盤,那么,搞死眼前這個才是正經。

    當然,他對馮君的關注也絕對不能少了。

    事實上,他非常疑惑,馮君為什么能在瞬間就遁出兩百多里,還阻絕了靈冰真人的氣息。

    難道說,這家伙本身是個金丹,為了扮豬吃老虎,特意把氣息壓制到出塵期?

    這個可能是客觀存在的,但是……邏輯不通啊——他有什么理由這么做嗎?

    下一刻,寒魄猛地發現,馮君的氣息又消失了。

    (第一更,賀萌主靈狐修真家族,雙倍最后十二個小時了,召喚月票。)
上海快三怎样能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