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軍事 > 三國小霸王 > 第2278章 左右逢源
    孫權心神不寧,尤其是聽到母親吳夫人那一聲驚呼時。

    從姑母孫夫人進門的那一刻起,他就很不安。因為姑母看他的目光沒有一絲暖意,只有說不出的焦慮,而她那個寵若掌上明珠的孫女徐華也只和孫匡、孫朗說話,卻不理他,只當他不存在。

    為什么總是這樣,難道我真的撿來的,其實并不是孫氏子弟?孫權心情很低落。他因相貌與眾不同,他從小就受人非議,有人說他是撿來的,有人說他是私生子,甚至有人說他是蠻夷。自從去了交州,見識了金發碧眼的胡商后,連他自己都有點信了。

    若果真如此,王兄孫策壓制他倒也合理,可偏偏不管是父親孫堅還是母親吳夫人都言之鑿鑿的說他就是他們的骨肉,這讓他心里很不平衡,既然都是孫家子弟,為什么三弟和小妹能獨當一面,我就不行?交州戰敗又不是我一個人的責任,讓他們去,他們一樣會遇到麻煩。不過這些抱怨都沒有意義,最好的證明辦法就是讓王兄親自去交州,讓他見識一下交州深山密林的兇險。如果他也受挫了,自然無話可說。

    “二兄,二兄……”

    孫權一驚,回過神來,轉頭看向一旁的孫匡。孫匡正擔憂地看著他,孫朗也是如此,徐華卻不見了,也不知道去了哪兒。

    “什么事?”

    “阿母叫你呢。”孫匡使了個眼色。孫權轉頭一看,只見徐華站在中庭門口,卻背著他。孫權心中惱怒,卻不能發作,只能忍氣吞聲地站了起來。他一動,徐華就先走了,只留給他一個背影。

    孫權暗自苦笑,來到后堂,吳夫人和孫夫人正坐在堂上,吳夫人臉色不太好,孫夫人看了他一眼,指指準備的坐席,示意他入座。孫權挪了一下坐席,靠著吳夫人坐下,躬身施禮。

    “阿母,有何吩咐?”

    “你王兄國事繁忙,你去幫他吧,不用在這里候著。大祭還有一段時間,再說還有你兩個弟弟在呢,有來人拜祭,由他們接待便是了。”

    “我去宮里……做什么?”

    “你去了,你王兄自然會安排。他一直說幾個兄弟中,你處理政務的能力是最強的。”

    孫權心里一沉,隨即涌起一股怒意。母親也向王兄屈服了,要他放棄軍功,從事政務。王兄從來沒有相信他,他只是順勢剝奪了他的軍職,將他帶回吳縣而已,可笑的是自己一點也沒懷疑,被他騙得團團轉,還以為安葬了父親之后就可以重回交州,證明自己。

    原來在他的心里,我根本不如韓當。

    “吳國人才濟濟,既有張相、虞相等英才能臣,又有政務堂培養的新秀,不差我一個。況且我文不成,武不就,在戰場上連累了父親,就不去拖累王兄了,還是為父親守靈,以懺前過吧。”

    吳夫人盯著孫權看了良久,一聲長嘆。“既然如此,那就隨你吧。”

    孫權起身,再拜退出。吳夫人看著他的背影,良久才幽幽說道:“妹妹,你說我怎么會生了這么一個倔強的小子?明明王位可期,非要去戰場廝殺,何苦呢。”

    孫夫人淡淡地說道:“也許是天性使然吧。有人上戰場是為了保家衛國,有人上戰場是嗜血好殺,有人就是喜歡那種生死一線的刺激,誰說得清呢。”

    吳夫人心中不快,卻又不得不承認孫夫人說的有一定道理。孫權不僅執著地想上戰場,還喜歡打獵,尤其是喜歡獵虎,喜歡那種身臨險境的刺激,為此她不知道說過多少次,孫權卻是當面答應得好好的,轉身就忘了。

    吳夫人一聲輕嘆,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她轉身讓人轉過一只精致的錦盒,又叫過徐華。“這是謝家剛剛送來的粉,說是剛剛試制的新品,各處送了一些試用。孫氏有喪,我暫時也用不上,賞了你吧。”

    徐華接過錦盒打開,一股若濃郁的花香溢了出來,令人神情氣爽,如行走于春天盛開的花海之中。徐華心中歡喜,輕叫一聲:“好香,這粉叫什么名字?”

    “謝馥春。”

    徐華請示了孫夫人,喜滋滋的收下了。“謝太后賞賜。”

    “這孩子,真是越長越標致了,隨蔡大家學畫后又添了幾分書卷氣,將來也不知道哪個少年郎能娶你。可惜伯符不贊成重親,說是容易出怪胎,否則我真想在孫家子弟中為你挑一個。”

    徐華紅著臉,扭捏起來,心里一塊大石頭總算落了地。她一直擔心吳夫人要她嫁給孫權,現在終于可以放心了。孫夫人心里卻聽得明白,她笑道:“太后,孫氏有喪,我本不該提,既然你說到了,我不妨就多一句嘴。孫家子弟不可以,吳家子弟總是可以的。我看仲祥(吳祺)就不錯,跟了伯符大半年,越發懂事了。況且他與阿華年齡也相當,正是般配。”

    吳夫人說道:“妹妹要是覺得合適,等喪事結束了,我來做個媒。”她摸著徐華的臉。“仲祥那小子能娶你,可是他的福氣。”

    ——

    孫策轉頭看了孫尚香一會兒,又看看她身后的徐節,咂咂嘴。

    “還是姑母手段高明。”

    “可不是,姑母才是真正的女子房,我們都不如她。”孫尚香咯咯笑道。解決了一件心事,而且是由她的軍師徐節從中斡旋的,她很得意。

    “別笑,阿翁的靈柩還停在紫金山,沒有下葬呢。”孫策低聲提醒道。

    “哦哦。”孫尚香連忙收起笑容,擺出一副肅穆的神情。其實收到孫堅傷重不治的消息兩個多月,她已經接受了沒有了父親這個事實,況且她從生下來就很少看到孫堅,對父親的印象遠不如對眼前的王兄孫策來得親切。

    “小妹,你那個方略,有人提起過。”

    “還有誰這么聰明?”

    孫策瞪了她一眼。孫尚香吐吐舌頭。“低調,低調,下次一定注意。”孫策忍俊不禁,向前走了兩步,才把沮授提出的方案說了一遍,又說這是當年趙武靈王的方案修改而來。孫尚香聽了,更加高興。沮授是河北名士,她和陸遜、徐節商量出的方案能和沮授的方案暗合,這是一個難得的褒獎。

    “這個方案是好,卻有一個問題,很辛苦。在草原作戰,動輒千里,全靠后方的輜重補給是不夠的,很多時候只能以戰養戰,還要做好忍饑挨餓的心理準備。草原上的胡人是狼,要戰勝他們,你就比狼更堅忍,更頑強,更兇狠。只有真正的戰士,才能承受這樣的磨煉,承擔這樣的重任。你有沒有信心?”

    “有啊。”孫尚香脫口而出,胸口拍著咚咚響。“除了我,還有誰能勝任?”

    徐節虛握拳頭,擋在嘴前,咳嗽了一聲。孫尚香會意,連忙補充道:“當然,王兄比我更合適,只不過王兄是翱翔九天的鳳鳥,豈能自降身份,和一群土狼爭鋒。這種粗活還是我來做吧。”

    孫策哼了一聲,對徐節說道:“你別咳嗽了,說說意見吧。這些天有什么收獲?”

    “喏。”徐節拱拱手。“這幾天隨三將軍聽軍師處的賢能分析形勢,眼界大開,受益匪淺。總的來說,臣比較贊同沮軍師的方案,先北后南。爭兵先爭勢,北疆居高臨下,又多騎兵,掌握了北疆,就掌握了勢,屆時擊并州,擊關中,借勢而行,如水泄地。不過北疆苦寒,不得不依賴中原的錢糧,這就要求先穩定中原,尤其是冀州。冀州新定,人心不安,倉促之間很難提供太多糧食,還是緩一緩的好。三五年后,冀州民生恢復,人心安定,再出擊不遲。”

    “這三五年間,冀州豈不是要隨時面對并州的攻擊?”

    “加強防守是必然的,不過所耗有限。一是閻溫是涼州人,與并州人未必能同心同德;二是劉備在河內,對并州虎視耽耽,閻溫未必敢東出;況且大王不出兵,也可以利用其他人擾動并州,讓閻溫疲于奔命,只是當控制好力道,莫讓劉備有機可趁。”

    “你說的其他力量是誰?”

    “白波谷的張白騎,黑山的張燕,都是可以利用的力量啊。之前他們作壁上觀,是因為形勢未明,他們不敢輕易下注。如今大王半有天下,他們若是還不知道該怎么做,就真是該死了。就算他們自己想保存實力,他們手下的將士能看著冀州的百姓分田分地無動衷?當初黃巾起事,想革命的只是少部分人,絕大部分黃巾將士只是因為無立錐之地而向死求生的。如今……”

    正說著,胡綜快步走了過來,在階下拱手施禮。“大王,洛陽送來消息,黑山軍使者張方、白波軍使者楊承請求入境。”

    孫策笑笑。張燕、楊奉還算沒有笨到家,知道該怎么做了。他剛要說話,胡綜又說道:“大王,周督送來消息,他已經進入京畿,快則今晚,慢則明晨,必到建業。”

    孫策喜出望外。“公瑾來得好快。”

    ()
上海快三怎样能稳赚